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影音3D
首份"租"经济报告发布!"以租代买"将撬动10万亿市场,去押金化已成趋势
发布时间:2019-05-13
 

hello,大家好,我是你们的小编刚仔,纵观天下风云, 关注我,这里每天都会更新最新最精彩的券商中国!喜欢小编的记得点关注点赞,这样就会获得第一手的券商资讯,也可以写下你所关心的券商问题,小编会每天更新你想看的哦!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从消费分期到消费租赁,去押金化的“以租代买”来了。


租衣服、租手机、租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租生活”,背后则是新租赁经济的崛起。1月15日,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发布国内首份《新租赁经济报告(2019)》,预测到2020年我国租赁经济市场交易额有望突破10万亿元。


新租赁经济中将“孵化”哪些新产品?十万亿市场的潜在消费人群在哪?以信用将取代押金、依托互联网平台租赁的新租赁如何将自己从重资本的传统租赁中区分开来?


“以租代买”或撬动10万亿市场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统计显示“以租代买”正在迅猛增长:2017年中国租赁经济市场交易额约49205亿元,2018年超过了63000亿元,未来三年,我国租赁经济有望保持年均30%以上速度增长,到2020年有望突破10万亿元,参与租赁经济服务提供者人数也将过亿人。


从租赁业务来说,新租赁是经营性租赁行为。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执行院长傅蔚冈认为,相比传统的经营性租赁企业直联、简单的商业模式,需求侧通过商场和门店获得客流,供给侧从厂商买断产品等,新租赁模式进行了突破。


《新租赁经济报告(2019)》认为,传统租赁模式限于住房和汽车,而新租赁则向普通消费品领域扩张,租赁作为一种中短期获得使用权的模式,主要出现在单身、流动性强、收入有限但接受超前消费的群体。


该报告从年龄学历、资产和负债结构和规模、所在城市三个维度,认为主要有两类人,将成为新租赁经济的主力用户群:“80/90”后城市中产,勇于尝试新品类但衣食住行之外能自由支配的闲钱有限;以及一二线城市已购置房产的中高收入阶层,有资产但不宽裕,驱动了“趋低消费”和“趋优消费”的组合。


傅蔚冈认为,提供租赁的产品大多满足以下几个特征:一是单价高的商品;二是有需求但使用频次低的商品;三是更新换代频繁的商品。该报告进一步将新租赁经济划分为四类:低频高价耐用消费品租赁、时尚性消费品租赁、家庭式场景类消费品租赁和便民式消费品租赁。


具体来看:

高价、低频:通常指入手成本高、但使用频率较低的产品,比如3C产品、无人机、VR设备及游戏设备等,除了价格高和使用频率低之外,还有一定娱乐性和潮流性。这类产品用户群体以“80/90后”学生和白领群体为主。从具体产品类型来看,价位集中在2000元~5000元。这些产品来源主要有两种:总资产模式,企业自营采购;轻资产模式,品牌或渠道代理。


时尚、新潮:主要包括名牌包、服饰等产品,是年轻人追求时尚和个性化的重要方式,这类产品存在维护费高、转让困难和潮流变化快等问题。以国内时尚消费品租赁代表企业“衣二三”为例,该平台收入75%来自会员费(对应租赁),剩下部分收入才是来自用户购衣的收入。


家庭场景:家庭式场景类消费品主要包括儿童用品、医疗器械、家庭户外活动等产品,在特定场景下会产生暂时性需求。通常情况下,这类产品在使用一次后,其使用价值会大幅下降,基本不会再有对该产品的消费需求。


便民场景:指的是产品在特定场景中使用频率高、价格低且是生活必需品,但这些物品不能随时携带,比如共享单车、雨伞、充电宝等。这类消费品通常没有明显的用户群划分,比如部分区域提供即面向该区域全民。

去押金化成趋势?


从消费分期到消费租赁,信用崛起。


芝麻信用的免押服务数据显示几大趋势日益明显:三、四线城市崛起,用户数增长快速,占总用户数近30%;年轻化趋势明显,80后、90后占比9成以上;男性用户增长大幅提升,占总用户的近70%;租赁单品日益丰富,3C数码、服饰、图书成为使用频次最高的前三名物品;单品能免掉的押金数额也越来越大。


当前,芝麻信用、京东小白信用、腾讯征信等第三方征信机构都在大力布局,试图从正面引导租赁消费。在业内人士看来,以信用免押替代传统押金,成了新租赁经济最重要的标志和特色。“信用免押最大程度地避免了消费者押金被挪用、集资诈骗等问题,消费者的租赁意愿得到自然释放。”傅蔚冈称。



 “平台主导型市场、依托互联网平台”是新租赁经济的又一重要特点,不同于传统租赁企业直面租赁用户,新租赁经济以蚂蚁金服芝麻信用等信用租赁平台作为“中介”链接多个租赁企业和海量消费用户,实际上是构建了一个虚拟的租赁市场,一种以互联网为基础的双边平台发展模式。


“从需求侧来看,提供租赁产品的企业从平台型企业获得消费者客流,并借助该平台的信用数据筛选客户、进而信用免押;从供给侧来看,这类企业和更上游供应商的合作更灵活多样,比如可以从厂商(经销商)买断产品,或者代销产品,甚至可以自己成为租赁平台方,接入其他厂商产品,让他们在自己的平台上进行租赁服务。”傅蔚冈介绍。



上海财经大学商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钟鸿钧认为,“大公司选择从卖产品,卖软件转到卖服务,这个核心就是租赁。”在他看来,租赁极大提升了运营效率问题,可以帮助挖掘大量分散的需求不一的长尾商机,“传统租赁比如资本密集型租赁,非常垂直,但新租赁(借助线上平台)由(中介)平台和商家共同提供,降低了门槛,有助于平台生态协同。”


该报告预测,新租赁经济的兴起、新兴的新租赁商户必然会基于现有的电商平台开展业务,电商平台以信用做担保向商户和消费者提供信用公共品、促成交易。


观察:信用租赁前景广阔但需警惕暗礁


传统租赁企业单独去搜寻用户、各不同租赁品类企业之间分散经营,尤其是比如耐用消费品的租赁市场,缺乏有效的市场能匹配零散的租赁客和商家,租赁品类受限、重资产且渠道成本太高,依托信用平台为“中介”的新租赁经济,类似于“平台经济”,特点是整合性和网络外部性,这能高效扩大交易辐射范围、降低交易成本,被业界所看好、前景广阔。


在日常生活可感知的是,租赁经济正在一二线城市的“80/90后”白领和学生为主用户群中快速崛起,其中的创业也非常活跃:提供单车租赁的“摩拜单车”等;提供手机租赁的“享换机”、“机密”等;提供数码产品租赁的“探物”、“租诸葛”;提供服装配饰租赁的“衣二三”等。


但须注意的是,信用崛起带来的风控模式变化,是新租赁崛起的重要基础;但与之相应,风控模型成熟度与坏账不良管理,或也考验着新租赁经济能走多远。


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当前信用免押主要看某个平台的信用分,而信用分的高低依托的是个人身份特质、信用历史、行为偏好、履约能力甚至人脉关系等商业信用数据。信用租赁的特征决定了今后其风控环节自动化是趋势,这就对大数据和智能风控模型是否足够完善提出了高要求。



而且,随着可租赁的品类、场景扩大之后,提供租赁服务的平台方还需面对的是,如何权衡扩大用户信用租赁准入门槛与租赁过程中的履约风险、坏账问题。


相比单纯的买与卖、出借与供给,租赁流程复杂得多,背后涉及的上游采购/代销、租赁、回收循环、残值处理等诸多环节。


这之中,尤其是残值管理考验着租赁平台方的运营能力。在国外的一些耐用消费品租赁中,依靠二手商品的“残值激活”、而从中挖掘出剩余价值获利。当一个产品租赁数次需折旧、甚至不再用于继续租出时,该产品是被回收利用、还是折价出售?


至少从目前市面上来看,新租赁模式中还没有一个普遍认可、标准化推行的“残值定价”。当前不少提供租赁品的平台还处在初期扩张,侧重于投入获客及流量效应,但是一旦租赁平台方从流量营销中走向盈利考核,诸如回收折旧、减值处理等专业运营能力,将是面临的第一道考验关卡。


当然,“新租赁经济”仍处在发展早期阶段,很多创新突破,仍值得期待。

精彩推荐

三款社交APP同天"围攻"微信,结果意外了!下载链接全部被微信封杀,下一仗怎么打

广州又一金融机构控股权要转让!作价1.68亿,这家国有股东因何出清持股?成立来经历多次股权更变

借钱给贾跃亭的那些券商们:又一券商着手处置贾跃亭质押3338万股份,多家计提资产减值准备

优衣库创始人:如果你的公司有这个风气,那离破产不远了

想了解更多记得关注我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