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
我想让你的名字,嵌在我的故事里,流传千古
发布时间:2019-06-12
 


  曾以为,那“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豪迈,便是苏轼;曾以为,那“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的旷达,便是苏轼;曾以为,那“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的哲理,便是苏轼。却原来,那“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深情,也是苏轼。



  故事开始于四川的中岩书院,苏轼便是在这里,遇到了他的怦然心动——王弗。

  是年,苏轼正求学于中岩书院,一次偶然的聚会,遇到了执教于此的进士王方之女王弗,两人的交集便于此开始。

  当时,书院中有一方天然鱼池,每每有人拍手,鱼儿便翩然而至,堪称奇观。一日,王方遍邀才子,令众人为之命名,然而,众才子绞尽脑汁所想之名,皆不尽人意。

  此时苏子上前,取名为“唤鱼池”,众人皆拜服。然而,正当苏子得意之时,有一个小丫鬟送上一张字笺,乃是躲于花窗之后的王弗所做,众人展开字笺,只见上书三个大字——“唤鱼池”。这样的巧合,这样的心有灵犀,苏轼注意到了那个温婉的女子,而王弗,也对丰神俊朗,才华出众的苏轼芳心暗许。



  公元1054年,正值二八芳华的王弗,红妆花嫁,成为了苏轼的妻。

  可以想见,一位潇洒的男子,倚靠椅上,细细研读卷中所言,或喜或悲,或颦蹙而惑,或展颜而悟。书桌旁,一名女子轻轻研墨,时而凝神于诗书 ,时而凝神于男子 ,间或男子抬头,两人相视一笑,平淡而温馨。


        西坡先生在他的书中写道:“苏轼与王弗的爱情,温馨多过浪漫,凝望多过誓言 。没有感天动地,也不求感天动地。”是的,他们算不上神仙眷侣,却也是羡煞旁人。然而,美好总要到失去的那一天才能永恒。



  苍天对于红颜总是吝啬,他给了王弗温婉、聪慧,给了她优秀的丈夫和可爱的儿子,给了她一段深刻真挚的感情,却在她二十七岁那一年,让曾经的相守变为最珍贵的回忆。


  随着王弗的离开,苏子觉得自己成了风雨中飘摇的小草,他说“余永无所依祜”,他做《翻香令》以怀念亡妻:“金炉犹暖麝煤残。惜香更把宝钗翻。重闻处,余熏在,这一番、气味胜从前。背人偷盖小逢山。更将沈水暗同然。且图得,氤氲久,为情深、嫌怕断头烟。”


  苏轼在灵柩前烧香念旧,回忆起爱妻生前因爱惜熏香而翻动“宝钗”里残余未尽的香。很久之后,余香仍还氤氲,而斯人已逝。一向通达的苏子竟信了“断头烟”的说法,偷偷盖起了那小蓬山模样的香炉,不过是希望将这香续得久一点,再久一点。仿佛那香未断,人便还在。


  王弗与苏轼夫妻携手度过了十年,然后阴阳阻隔,时光荏苒又十年。

  时间,淡薄的是墓碑上的笔画,而苏轼心中那个人,那段刻骨铭心,只会如同美酒,愈久弥香,愈久弥醇,愈久弥真。


  于是,乙卯正月二十日,在苏轼初任密州,生活拮据之时,这一天,他与思念已久的爱妻梦里重遇,也就有了那首千古佳作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史铁生曾言:“我什么都没有忘,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不能说,不能想,却又不能放。”这大概就是苏轼对于王弗的感情吧,十年过去了,我已经不会经常想起你了,因为思念你已经成为了我的习惯,那是我失意之时的鼓励,得意之时的礼赞。

  记忆中的那人还是当初那个明亮又俊俏,温婉又贤惠的样子,而自己历经沧桑,早已尘满面,鬓微霜,相见只能在梦中,而再相见,那人是否还记得自己。

  这夜的梦,有一种,叫做回忆的深沉。梦中,似乎回到了那年,我们都还很年轻,我们都还沉浸在天长地久的誓言中。我会为你画眉,然后看着镜中的人痴笑。你会为我红袖添香,然后看着埋进书里的人痴迷。



  梦里,苏轼路过曾经的那砖那瓦,停在一扇精致的窗前,房内的人正在梳妆打扮,良久,女子终于放下梳子,以最完美的一面转过头来,想要看一看自己思念了十年的人。

  四目相望,一双清眸氤氲水汽满是思念与心疼,一双深邃眼瞳满是沧桑与怀念,两两相顾,明明千言万语,欲说还休,唯有泪千行……

  眼泪模糊了视线,缓缓伸出手想要留住这虚假的真实,然而,只是眨眼间,又坠入一片黑暗,再睁眼,佳人已不在,唯有脸颊的清凉验证着,这是一场梦。


  或许,苏轼也曾尝试再入梦中,然而,梦醒终梦醒初醒梦中难再梦,唯以笔墨来缅怀这难得的相遇


  多少次梦中相遇,苏轼并没有再留下笔墨,那是他们夫妻间的事,是深藏心底的秘密,是不可对人言,只能自己默默品味的欢喜。不知道白发苍苍的东坡先生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眼,会不会是那个心心念念的少女,站在那方姻缘池旁,伸出素白的手,对他说:“十载光阴,终与君同。”


  “荏苒冬春过,寒暑忽易流”,时间从来不会照顾人的感受,一次次轮回循环,谁在时光的流逝中消瘦。十年相伴,十年相思,苏轼将他最美好的二十年冠上了王弗的名字,将他流芳百世的传奇中嵌入了王弗的故事,这或许也是一种最长情的陪伴

        许多年后,风华无双、洒脱旷达的东坡先生仍在,苏轼与王弗的“唤鱼姻缘”仍在,他会带着他的她,相依相伴,直到再无人诵得出“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那一天,两人携手,湮灭在历史画卷之中。



那年岁月静好,与君初相遇

那年似水流年,与君同相知

那年繁花似锦,与君难相守

那年白发苍苍,与君终相伴


作者 / 安筠

图片源网络

编辑 / 一颗豆子姐

笔端宿昔


原创内容  未经授权  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