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简历
牛犇没吹牛
发布时间:2019-05-15
 

小老前辈牛犇年轻时喜欢开玩笑,大家笑他不笑,话语幽默,绝不吹牛。


牛犇没吹牛


青年电影演员冯笑买了辆新自行车,在淮海路上撞了交警,交警很生气,路边围了许多人,情况尴尬,牛犇见了,对冯笑喊:“你什么人都好撞,你敢撞警察!”说得全场大笑,警察也乐了……

小老前辈牛犇年轻时喜欢开玩笑,大家笑他不笑,有时突然认真起来:“小姚你想不想有钱?”我愣了半天,我上有老下有小,亲戚朋友一大堆,何来的钱?月月打零。他看出我疑惑,嬉皮笑脸地说:“爱信不信,你试试:可吃可不吃的不吃!可买可不买的不买!”我笑而不答,这会打整套家具的演员讲笑话吧。

当时收入相当低,在花钱时我想起了牛犇的提醒,照办:可吃可不吃的不吃,可买可不买的不买。一个月下来省下五元钱,省了两年半,买了辆崭新的凤凰牌自行车,每天骑着上下班,省下了电车、汽车费,三十年后还原价卖掉。卖掉时,又想起牛犇的话。这牛犇啊,决不是吹牛。

这句话我还经常讲给儿子、女儿听。如今尽管他们的工资很高,但决不乱花。这习惯,看似小事,其实是大事。他们对钱无贪欲,因此整月整年成万成亿手中过,却决无非分之想。许多人经不起诱惑,离开了岗位,而他们越干越好,这或许跟牛犇的这句话大有关系。


牛犇没吹牛


那年在新疆一个小县城,我们看土产,走到刀柜,我挪不动步了。这英吉沙小刀实在漂亮精致,而且黑沉沉的刀面,硬度很高,十元钱一把。舍不得钱,更舍不得离开刀。想到祖传的姚启圣佩剑被盗走了,我一定要买一把好刀留给子孙。正在犹豫不决之时,牛犇嘻嘻哈哈地挑到了一把好刀。我走近一看,果然特别漂亮。他突然把刀塞给我。大概他观察到了我矛盾、纠结得厉害,用这方式,让我买下。

我喜欢这把小刀,但还不放心,仔细地反反复复端详材质。牛犇认真地瞪起一双大牛眼,铁定地说:“这个材特别硬,处理过不生锈。”我付款了。白天挎在腰际,晚上藏在枕头底下。

我们到了乌尔禾。旁边有“魔鬼城”,阴森森的,白天也无人。最让人心寒的是,确实有一队地质勘察队进去了之后没有一个出来。我听了,除了害怕,心情更是很沉重。高中毕业,我的第一志愿是搞地质勘察,我不相信人家有这有那,我的祖国天生穷命!我决心要找到这一队先烈。可是约了许多勇敢的朋友,皆不敢去。还有三天,队伍要开拔了,我咬咬牙,决定独闯魔鬼城。唯一壮胆的,是牛犇帮我挑的英吉沙钢刀。


牛犇没吹牛


天未亮出发,巨大的空城就我一个紧握着刀的人,四处找寻。千篇一律的土石丘,看得我都眼花了。就在我精疲力竭快失望之时,突然发现远处有一香烟头大小的淡绿色石头。我举着刀过去,准备把它掘起。土很硬,刀更硬,我掘掘挖挖停停,挖出下面是深绿色的尼龙绳,再挖,是有黄铜圈的厚帆布。我使劲地拉出一个大帐篷的一角,对着帐篷鞠躬。这下面,埋着一队我崇拜的英雄,当年要不是前辈一定要我当电影演员,今天躺在下面的可能是我。我收起已经滚烫的钢刀,画下他们的位置,到上海发信给中央地质部(不留姓名)。

几年后到亲戚家吃饭,同桌巧遇两个中央地质部工作的干部,他们确认,有此事,领导已处理了。牛犇帮我买的刀,帮忙找到了一队地质勘察队队员。

至今这把刀还插在我的铜笔架上。因为当时不顾一切地挖,刀柄上的“宝石”丢了两块,失去了当年的风采,但刀面依旧不锈。牛犇没吹牛。(姚德冰)

相关阅读